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巧舌如簧 > 内容详情

我在记忆里等谁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蛇蝎心肠网 -[收藏本文]

这是一个因雾而出名的城市。林飞斜倚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无意识的看看外面的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雾,不错,大雾迷漫,能见度大概也就只有四五十米远。他回神心不在焉的拨弄着手机,信息框里一条短信让他失神片刻:躬请林飞同学于八月三日上午十时罗纳酒店参加十周年同学会。今天,就是今天,可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一刻,他坐在椅子上仍没动,昨晚临睡前老同学陶思睿给他打电话,声音满是兴奋:“林飞,明天一定要去,你的天使回来了。”从高中到大学,林飞和陶思睿一直是上下铺的兄弟,林飞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自然是瞒不过陶思睿。这一句话,几乎害的林飞一夜无眠,直到凌晨五点,他才迷迷糊糊的入睡,可梦里全是那个纤细的身影。

高一下半学期,先前教历史的巫婆老师光荣退休,八班的历史课在停掉两节课时新老师正式上岗短短的清汤挂面头,乳白色的修身连衣裙,额头上隐现的青春痘细细密密。林飞气喘吁吁的跑回自己的座位上,目瞪口呆的看着从容走上讲台的新老师,刚刚在走廊,他飞跑时撞到的不就是这位萝莉?他还以为是别班的青春美少女呢。“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新的历史老师,我叫潘微芷。”她转过头,在黑板上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我想知道上学期是谁的历史课代表?”她回过头,笑眯眯地问。

林飞忸捏的站起来,脸成了一块红布。“是刚才走廊里撞我的同学吧?”潘老师仍是一脸笑意,不撞不相识,看来我们的师生缘分不浅,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在同学们的笑声里林飞尴尬的恨邢台治疗癫痫病最专业的医院是哪家不能钻进自己的桌洞里,平生第一次他像女生一样小声报自己的名字。“叫什么?大声点。”潘老师支起耳朵,重复的问了一句。

“林飞。”林飞挺起胸,这一次他声音洪亮。

因为是历史课代表,除了每天收发历史作业,林飞还要和潘老师一起批改历史试卷,每次考完试,放学后林飞便会留下来挨在潘老师旁边批改试卷。有时办公室里很热闹,有时候却很安静,但无论何时,他总能闻到潘老师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这股香味让他沉迷,他曾偷偷的跑去商店,挨着闻香水和香波,可那些味道却全不对。

渐渐地,林飞发觉即使隔得很远,他也能分辨出潘老师的脚步声,而每次历史考试,他的成绩总是出奇的好。

转眼到了高三毕业季,林飞的心变得忽上忽下起来,他的各科成绩在历史分数的带动下都不错,班主任喜滋滋的在班会上表扬了他好几次,可他却没有喜悦的感觉,因为潘老师恋爱了,她的男朋友正是本校教数学的老师,每次偶遇上潘老师和她的男朋友卿卿我我,林飞就感觉自己的心就像玻璃跌落在坚硬地上,碎得干脆而彻底。可他只是一个学生,即使内心喜欢得要命,他也不敢说,不能说。他常常梦到她,梦到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还有他羞于启齿的接吻。这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压抑的几乎要把他爆了,他只好避重就轻的和死党陶思睿透露了一点,最后还傻乎乎的问:“你说我和潘老师谈谈怎么样?”陶思睿瞪着和牛一样大的眼睛不能置信,“什么?喜欢潘老师?你疯了吧?难怪你的历史成绩那么好,原来是暗恋潘衡水市有几家癫痫病医院老师,可你喜欢谁也不能喜欢老师啊,以你的条件学校里这么多女同学随便谈,两情相悦也有可能修成正果,可你喜欢老师,结果只能是单相思,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林飞内心燃起的火瞬息被浇灭,他丧气的拍自己一下,心里狠狠地咒骂:该死的师生关系。一旁的陶思睿怜悯的看他一眼,哎--暗恋害死人,暗恋老师更害死人。

终于捱到了高考结束,林飞回到家里,可他的心情却无法沉静下来,白天恍惚,晚上也翻来覆去睡不好,连妈妈也看出了他的异样,还以为是高考没有发挥好,可林飞明白不是这个原因,他觉得高考没有什么大的失误,只是一回到家,潘老师的身影便如影随形,这令他坐卧不安。

遏制不住疯狂的思念,林飞决定回学校一趟,他知道老师们还没有放假,赶到学校,好巧,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潘老师纤细的身影。林飞站在门口,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用力按了按狂跳的心,却发现早已口干舌燥,“报告。”他大声喊了一句,这是最后的机会,他不想失去。潘老师抬起头,脸上是差异和惊喜,“快进来。”她对林飞招招手,开着玩笑:“这么快就想老师了?”林飞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坐在老师的对面却手足无措,“说吧,找潘老师我有什么事?”潘老师微笑着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像蝴蝶一般灵动。林飞又闻到了那股久违的清香,这股香味让他身上所有的细胞都鼓起了勇气,“报告老师,我喜欢你。”他不知死活的说出来,陶思睿曾警告过他,暗恋都是见光死,如果他说出来就死定了。横竖是一死,死得明白总必死的绝望好。

治疗继发性癫痫病好的方法

潘老师看着他,仍是一脸笑吟吟,似乎早就猜透了林飞的心思。“喜欢就喜欢呗,其他同学也有喜欢我的呀。”潘老师突然就笑出声来,脸也微微地红了起来。“不是。。。我,不是。。。,”林飞结巴起来,心里越着急,话越是说不出口,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血一下子全涌到了头上,他站起身来,词不达意。青涩的年纪,暗恋的美与温柔太重,他无法卸载,更不知道如何解脱,“我喜欢不是和别的同学那样,我。。。我,”他低下头,喏喏的再开口,鼓起的勇气却好似在突然间消耗殆尽,“我是爱你”

潘老师错愕的看着他,脸上一直保持的笑容像是凝固了一般,尽管林飞的声音小的几欲听不见,她还是听见了爱这个字。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她的男朋友也说了这个字,并向她求了婚。“你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胡说什么呢?”潘老师正了正身子,收起脸上的尴尬,大学时她选修过心理学,这种年龄情窦初开很正常,可林飞的直白还是令她有点意外,“等你秋天踏入大学,好女孩有的是。”她安慰的拍拍林飞的胳膊,语气也柔和起来。“喜欢老师可以,但不要轻易说爱谁。”

林飞像棵树一样呆站在那儿,脑子一片空白,明知就像陶思睿说的见光死,明知说出来就会受伤,可他还是如飞蛾扑火般的义无反顾。他毫无预兆地转身离去,发足狂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苦闷,跑得越快,便离心里的痛越远。

不久林飞就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潘老师曾经就读的学校,又不久他听说潘老师他的新婚老公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忻州看癫痫挂什么科

今天潘老师来了,会在十周年同学聚会上出现,林飞的心除了茫然,还有莫名的酸涩,那是十年前暗恋的后遗症。一直捱到下午三点,林飞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拿汽车钥匙,朝罗纳酒店飞驰而去,就算是对过去的告别,他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

林飞到的时候,潘老师还没到,他只好坐在靠近门边的地方,心不在焉的敷衍着旁边热情的同学,静静的等待。该来的还是啦,潘老师一进门,边上的好多同学就围了上去,十年的光阴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看上去依然那么年轻漂亮。林飞飞奔过去,他似乎听见自己内心高墙坍塌的声音。他走上前握住潘老师的手:“老师,别来无恙。”

“林飞,是吧?”潘老师一眼认出了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当年青涩无知的毛头小伙子如今已是成熟俊朗地社会精英,曾经的暗恋,许是走向成熟的必答题。林飞笑了起来,他的天空变得美好无垠。“老师,我喜欢你,同学们都喜欢你。”说完,他轻轻地拥抱了老师一下。

晚会还在进行中林飞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曾经在年轻的爱情面前不知所措,贪念暗恋的美好却丧失勇气,如今虽会内心酸涩,但终是学会了在爱面前如何取舍,车子飞驰在宽阔的马路上,他打开音箱,缓缓流出的是罗大佑那首《光阴的故事》: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们在年年的成长,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